博客首页  |  [公民杨银波]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公民杨银波  >  未分类
杨银波:思索六合彩之外围赌

14884

六合彩的外围赌博正式疯狂肆虐于中国大陆的时间,迄今已有七年。这七年来,自南方的广东发端,到西南的广西、东南的福建、东部的浙江,直到中部的湖 南、湖北,最终流窜于西北的新疆。可以说,在中国大陆,至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省、直辖市、自治区不存在六合彩外围赌博。私彩横行,民众趋之若骛,小民小 赌,大豪大博,各阶层、各职业、各年龄皆已覆盖,几已成为一张远比公彩流行的大网,网尽中国。

1976年,六合彩被香港政府确定为36选6的乐透彩,以打击民间“字花”赌博,取代原先的马票。1983年,选码范围增至40个号;1988年, 增至42个号;1990年,增至45个号;1996年,增至47个号;2002年,增至49个号。作为香港代理投注机构的香港马会奖券有限公司,一次又一 次地增加了彩票中奖的难度,这难度当然也影响到了大陆私彩,眼见有利可图于此,外围庄家开始活跃。先是一批商人在玩,后来逐渐扩延到底层,而这分属各个籍 贯的商人及民工流动性亦大,便逐渐传播开来,直至今日之局。

六合彩乃是香港极少数合法的彩票,政府抽税10%,派奖后剩余资金交付社会福利署奖券基金用作慈善用途。虽然合法,但它唯有在特定的香港才合法(如 同台湾六合彩在台湾,新加坡六合彩在新加坡),一旦脱离了这片领土,它便是私彩,乃是非法——就连香港赛马会六合彩官方网站也是被大陆屏蔽的。在香港,人 们赌的是在1~49这49个号里选择6个平码、1个特码。大陆私彩则取其最后一个跳出的特码,在1/49的出码概率中,但凡投中此码,获奖赔率即是此码本 金的41倍,某些地方也有42倍、43倍之说,甚嚣尘上的诸多难辩真假的在线投注网站,更有46倍、47倍、48倍之说,而且还可提供8%~12%的返 水,也就是说,不管你这期中或不中,只要你选择“返水型”投注,那么你总本金的8%~12%就可以退还。

我所见识到的针对六合彩外围赌的批判与研究,不外乎如下几种:

一,六合彩导致诸多个体、家庭与社会的悲剧,甚至致使金融动荡,银行贷款率大增,还款率大减,大批资金外流,如蝗虫一般吞噬民众资金与国家财富,在某些地方导致了严重的金融事件。

二,六合彩的特码之赌,赌民永远不可能胜过庄家,只因以1/41的胜率去博1/49的随机概率,庄家乃有巨大的胜算空间,又因大多数赌民“一码中 特”、“一肖中特”、“一尾中特”的以小博大心理,更有数期连连不中,以至逐渐翻倍投注,以求拿回本钱、永不亏损,而这不过又是跳进更为黑暗的无底深渊。

三,荒废农、商、学等各行业不说,民众自身心理及所见民风在赌博之中扭曲毁坏,以至接近精神疾病的范畴,加之“码报”、“码书”、网络欺诈、手机欺诈等盛行,就更是加重了六合彩的迷信诱惑特质,许多人迷途于此,尚未知返。

最底层的写单人

一个电话亭,一个杂货店,一个售衣店,一个台球馆,一个麻将馆,乃至一个家庭,一班工友,只要有耍人、有闲时在,便有写单人。这写单人接受投注,在 开奖日(周二、周四、周六)20:50左右汇报总投注金额给上家小庄家,小庄家再一层一层往上汇报,最终某一层的庄家汇报给最神秘的第一大庄家,供其运筹 帷幄。

最底层的写单人的利益,一般是总投注金额的10%,而具体开什么号,谁中大奖,谁不中,则与他们无关。除非,这写单人凭着自己的经验,能够吃定一些 码,而将可能出的码之金额汇报上去。这样的获利空间颇大,然而风险也大,直到引起庄家警觉之时,有的地方甚至不再允许写单人接受一些“博大小”、“博单 双”的单子,以避风险。另一风险则是自己临时拿不出那么多奖金来,被激动的中奖者拉上一帮人围着,被砍上一两刀甚至直接倒在血泊之中,这种事在大陆也未见 得有多异常。

一位写单人对我说:“其实,在我这里买彩的赌民已经非常理智了,跟过去完全不一样。在过去,一个人一期押上几千几万元,大有人在。而现在,多是几十 块、一两百而已,一期的总中奖金额,很少超过一万。”虽然码报还是每期开后第二天中午即拿,还是有许多人兴致勃勃地围在一起讨论下期最可能开什么、不开什 么,还是一到开奖日晚上21:00就有许多人围在电脑前按住起伏的胸脯看那跳跃的号码,但是中了的人如今已经不那么兴奋,没中的人如今也不那么恐惧,毕竟 大多数人投下这可怜的买码钱,也就图个开心,权当怡情了。

另一位写单人的境况则明显不同于此。他不同于那些只拿10%油水的写单人,他是自己做庄。一期可能亏上五六千,也可能净赚三四千,总之亏得少,赚得 多。他四处寻找耍人集聚的地方,不断地接电话、写单,再一个号一个号地统计,计算出任何号开出后他的不同盈亏金额。我曾亲眼目睹此人也有拿不出来钱的时 候,那必是有人中了大奖,自己尴尬在哪里,摸摸空空的腰包,流汗,擦汗,找人垫付,以备他人的血腥砍刀。最戏剧性的,莫过于某期谁都没买的冷号,居然奇迹 般地开了出来,所有人都在叹气,唯有他笑得最甜,100%的获利率让他看起来幸福得像朵绽放的花儿。

特码是人为的吗?

许多人都在感叹:“六合彩越来越不容易中了,尤其是今年。”这“不容易中”的原因,多是常常开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号,诸如2008年出现过上期开 37、下期又开37的情况,2009年出现过上期开26、下期又开26的情况。红波可以连续19期不出(2004年第105期~第123期重创赌民的“红 波事件”),双可以连开10多期,同一个肖,可以多期连续开,上期合6,下期又合6,下期再合6……所有的号码属性,包括大小、单双、波色、半波、头数、 段数、生肖、尾数、合数等,都可以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或隔期重复,令众人感到那真是最不可能开出的号,结果却开了出来。这给赌民一个疑问:开什么特码,是不 是人为定下的?而非独立机选跳出?

一位写单人说:“肯定是先就定好了的嘛,亚洲电视台放出来的都只是视频而已。比如说,去年年底就有一群特定的内部人士在香港开会,讨论2009年的 每期特码要怎么出。这个是定好了的。但有两种情况,特码要变。一种是有人动用大量资金来专门炒作某个号,一种是有人泄密。不过,即使这种情况发生,也要遵 循变号不变肖的原则。那些从周四推迟到周五、从周六推迟到周日、从21:00推迟到21:30开的号,就是这种情况。所以,要稳赚的话,只要你看得准某个 生肖,那就包整个生肖的号。”说得煞有介事。

诸多出售所谓“10000%准”的特码并且要求赌民缴钱入会的人,抓住了这一依据,直接说:“我这资料,是拿多少万多少万从香港马会那里买来的,虽 说不是期期都准,但十中八九是没问题的,所以收费肯定是天经地义。”还不忘叮嘱拿到资料的人必须低调,不得声张、传播,否则后果自负。有人问:“既然你连 每期特码都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期期大买?”得到的回答是:“此处已无庄家敢接我的单,我这资料是灭庄的,他们都已经吓得心惊胆战了。”

这是十足的屁话。别说全省禁你一人不可能,就是全镇禁你一人也不可能。写单人的窝点如此之多,哪里买不了六合彩?即使本钱再足,投注额再大,分散下 注亦可。加之现今网络技术如此发达,各QQ群投注,各在线网页投注,多的是。有位历经博彩多年的赌民对我说:“我们那地方,玩六合彩玩了六七年了,是请人 设计的秘密网页,专找可靠的人下注。见你有本钱,就给你办一张卡,你本钱多就可以下大注,本钱少就限制你的下注额。每期投几万元、几十万元的人都有,即使 你中了一千万,他们也拿得出钱,一分钱都不差你。但只有持卡的人才知道网址、用户名和登录密码。”

打着“预测”旗号的人

如今我们所见的六合彩外围赌博,已经越来越半公开化。只要你会使用百度、Google,搜索“六合彩”或“特码”,即有无数欺诈网站摆在你面前。更 有各DZ型论坛及树型论坛,也冠以“高手坛”的名称,在成千上万的赌民中流传甚广。一个普通的预测帖,冠以“打击黑庄”的主题,就可以有至少几千次的点击 量。有人使用具备数理研究色彩的公式统计来预测下期特码,有人固定跟踪一两个高手或几十个高手,来综合统计最可能出的特码,并将出码的可能比例按大小排 序。还有专门的网站,集中一些被跟踪过、验证过的高手的数据,并最迟在开奖日当晚20:00更新,供赌民参考。

当然,不靠谱的事情是占绝大多数的。一个最现实的理论就是:一个社会80%的财富,只能由20%的人拥有,大多数人不外乎都是送钱人。那些出售六合 彩特码书籍的人,以为自己做得以假乱真,还以镜头拍摄一页一页翻开的特码页给你看,但你永远不知下期出何特码。一些提前告之了预测内容的,等码开了出来, 你所看到的,已是被修改的内容,除非你提前记录下来,否则你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诸如此类的把戏数不胜数,都是拿赌民的智商开玩笑。你以为做一张可以 临时修改的“像照片的照片”很难吗?No,你只需略懂Photoshop就可以了。

网上有没有真正的六合彩高手?这倒是可以肯定的,高手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他们能够尽量做到不连错就已非常难得。至于那些号称“全年无错”或“全年错 一”者,若说的是40码大围或杀一肖、杀一尾,也许还真有那么一两人,但若是大小、单双、双波也能达此境界,对不起,这样的人我一个也未见到。

我所见到的是,大多数所谓的高手,一旦某期预测错了,要么临时修改,要么从此不再更新,永远消失在你眼前,而后又以另一网名出现在论坛,你又看得到 一大堆虚假的历史记录,全是“准准准”、“中中中”,其实谁也没真正验证过。如此一来,即使你跟踪100个高手,一个月以后,消失的人估计就占一半,而那 剩下的人也没有一个能够保证正确率。有的高手也许能够连续一个月准下去,可到第二个月,竟可错得一蹋糊涂。因此,所谓“预测”,必有其时间性。

打着“预测”旗号而行欺诈之实的,也有仿效《易经》或者奇门遁甲一类,将号码分成若干属性,依各种符号(如时间、期数、上期及上上期平码和特码 等),来确定下期的出号范围,这一方式也无科学性。有人说,六合六合,那肯定是要“合”什么才要出的嘛,肯定要结合当日的天文、地理、历史及各种特定事件 等因素才“合”出来的号,这一说法又加剧了六合彩的神秘性。难怪有大陆学者将“六合彩”冠以“邪教”定性,所指的就是它意乱人的神志,夸张了特码的权威, 使你永远臣服于它开出来的一刹那,“曾道人,I服了you,这样的号也开得出来”云云。

特码只是独立的偶然事件

被称为“世界三大华人赌王之一”的博智(《赌场大揭秘》一书作者),长期致力于赌博的系统化、理论化和科学化的研究,他曾如此评论六合彩之外围赌: “多少人奋斗了多少年,也没有人能斗过赌场里轮盘的负收益率-2.7%,这码民又如何能斗过地下六合彩中至少达-10%的负收益率,除了神仙!在轮盘赌 上,如果庄家也以如此高的收益率进行抽水,一两个小时下来,几乎没人能够抵挡得住,早把赌客吓跑了。相应地,能在六合彩外围赌中坚持一年却不输的码民当属 凤毛麟角。”

我身边买码的人不少,赌历最为资深的,反倒也如博智般低调:“如果是让我每期买20个号,在本钱足够的前提下,我能用翻倍的方法,做到稳赚不赔。但 是,一般人都不会这么做,这不仅是一个本钱问题,最重要的是人们习惯于在买彩方法上不断变动,从不稳定。”确实,买码买成“理智型”的,多是固定用同一种 方法或固定跟踪某一人,而其余者皆是辅助参考,而所买的码数也多是10个以上、20个以下,如此,至少能够保证自己不连续多期不中,不至于输得那么惨。

一般人,往往这期凭感觉,下期看码报,再下期猜漫画,而具体到网络上的跟踪参考,又是今天看这个人的,明天看那个人的,结果经常是:“哎,为什么不 再次跟踪那个人呢?”或者,“早知道开这个号,还不如就买15个号呢,为什么我偏偏只买10个?”抑或,“用上期买的号来买这一期,不就中了吗?”基于一 期错而致期期错,错到一错就错一两个月,这也算是错得离谱,错出了水平。

六合彩究竟出何特码,确实只是单纯而独立的概率偶然事件,无关乎任何“先见之明”或“密室政治”。至于无数人都称可解密特码,那概率实在也是等同于 一切偶然事件,就像让一只鸭子在49个号码上踩来踩去,所踩中的,也许就是特码,也许就不是,因而特码在未出之前,永远是“也许”的,除非有人可以穿梭时 空,看穿过去未来,那“全年无错”倒是有可能的。

解决人的认知问题

关于六合彩,曾有一场关于是否将香港正宗六合彩合法于大陆的讨论,亦即只允许49选6+1,不允许49选1。当然,这一提案被搁置,会牵动无数人的 既得利益与可能利益。大陆的公彩,如人们熟知的体育彩票、福利彩票,一夜暴富的例子不少,几乎每期都有百万富翁乃至千万富豪产生,但它的问题也不小,同样 产生了一切赌博的同类连带问题。况且,某些公彩,如5分钟就开一次的北京快乐8、上海基诺,30分钟就开一次的重庆时时彩,赌起来比一周开三次的六合彩不 知疯狂到了何种程度。六合彩算甚?

难道禁了六合彩的外围赌,彩民们就乖乖地去买公彩了?以2元去冲击500万的双色球,以3元去冲击800万的超级大乐透,跟这41倍赔率的六合彩外 围赌之间,谁更容易被人接受?当然是六合彩。以超级大乐透为例,最接近六合彩外围赌的就是后区12选2玩法,其中奖率是1/66,赔率是30倍,亏损率大 于50%;排列三、3D的中奖率是0.1%,赔率是500倍,亏损率等于50%,而这外围赌中奖率是1/49,赔率却是41倍,亏损率却远远小于50%。 于资金极为有限的赌民而言,私彩的获利可能,当然远胜公彩,遑论财大气粗、盯死不放的庄家?

已有专家指出:抨击六合彩外围赌,其目的不能是抬高公彩地位。事实上,买公彩同样赌博颇烈,君不见有盗窃银行数千万元买双色球的真实新闻?到如今, 在福建,更有人拿公彩的福建36选7的特码作为外围赌的游戏,公彩私彩在赌博性这一点上,只有获利空间的大小之别,而无本质区分。那些辛苦滴汗的民工,拿 2元来买排列三与拿2元来买六合彩,有何性质上的区别?因此,问题的重点已不在于究竟何种彩票合法,而在于彩民对纯偶然事件的认知是否步入成熟期,要力保 民众不因输红了眼而蛮干到底。

彩票这个东西,大多数国家都存在,它可以应急一些社会事业和公益事业,也必然带来一些麻烦。国家角度的顾虑,是整个大陆的社会稳定,这稳定的顾虑是 经济上的动荡,以及这动荡之后的种种“连感效应”问题。诸多外围赌的大庄家究竟是何方神圣,极少有人得知,他们多在境外,国内所捕获者多是小虾米。这群人 究竟仅仅是图财还是有着其它更为震撼的目的,我们也不得而知,但当局必是恐惧的。而作为公民个体角度的顾虑,似乎就简单得多,那就是在可控的能力内,理智 地看待和出入于博彩领域,而非沉迷不拔,甚至失心去志,堕落于废物之列。

警察当然可以罚点写单人的款,端掉一些窝点,再让法院判那些最底层的写单人和“小不点”的庄家几年有期徒刑,顺便还惩治一批勾结掩护、竞相照应的权 势、富商与黑道,可还是铲除不了六合彩外围赌。换句话说,即使真把外围赌“杀它个干呀干、净啊净”,另一种同类性质的游戏也必催生。唯一可解决的,是人的 认知问题。我看诸多官方宣传就非常片面,以至于你虽然看得见到处都挂着“严厉打击六合彩”的横幅和标语,甚至国家已经用立法的手段来铲除它,可它不仅仍旧 存在着,甚至还更趋于公开,人们的接受程度也非日渐“麻木”与“无知”。所以,与其天天喊打,倒不如更细腻地了解它,以确定自己的控制能力。诸多宗教信仰 的圣徒不沾染于此,盖因有训于先,他们认知在此,你就是让他们买,他们也不会从之,这就是途径之一。

备注

本文宗旨不在于肯定和鼓励六合彩之外围赌,只因目睹当前众多赌品一般而赌智又弱的赌民们,被包围在无数的光鲜诱惑之中,还有些茫然无措和“十万个为什么”,由此执笔一点,还仅仅是点到为止。盼读者千万勿要歪曲本文原意,此为愿。

(本文首发于《北京之春》,发表时题为《六合彩外围赌博风靡大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