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公民杨银波]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公民杨银波  >  未分类
杨银波:十月一日之思

13654

酒后眩晕的猜想

零点钟声响起,离那“不看白不看”的天安门大阅兵尚有十个小时。就着啤酒,我已有些眩晕,与一席朋友对这十个小时后 的庆典工程予以猜想。凭着微弱的酒精,天马行空本是自然,若被言中,亦是悲哀。我发了言:“首先,军队整齐划一,步调一致,如机器人一般前行,各方阵就如 你们QQ空间里的开心农场,一块就是一块,整齐得没有任何节外生枝。接着,武器装备必是‘致命武器’,一般武器就不要亮相了,至少是导弹,甚至可能直接把 核导弹运进天安门广场,那导弹就是从中国打到月球去,也绰绰有余。再接着,表忠心行动开始,就跟放大了的朝鲜首都平壤一样,向党、向国表忠心。当然,在大 陆语境里,党与国是一个意思。”

随手抓起一份报纸。报道说:民众不必担心北京下雨或起雾,空军部队可以用炮弹干扰来直接消云去雨。回家打开电脑,又 见凯迪论坛里一组被人议论纷纷的照片。照片显示,为端正军人的项颈姿势,在训练时,那一个个军人已被大头针顶住脖子,若头略抬,则大头针掉下,若头略低, 则大头针直接刺进脖子。一位网友留言道:“这简直是训兽!”电视里竞相讨论着大典的盛况将要如何史所罕见,一位军队高级将领铿锵有力地点明宗旨:“这次阅 兵,关键问题是能不能让党中央放心……”我“啪”的一声关了电视,房间顿时陷入极度的黑暗。

 

阅兵表达了三层意思

起床时,已到央视的阅兵直播。这次央视被分配到十一个机位,所进行的全球直播语气,乃是重复2008年中国奥运的慷 慨激昂、豪迈无限,最表褒义的词汇被一一用尽。我尚记得美国CNN记者及一名俄罗斯记者说:我们要看的是,这次中国阅兵会展示什么尖端武器?这角度与诸多 台湾民众的角度也相差无己。在台湾的威权统治时期,那时的人民将大陆视作中华民国版图的一部分,故视大陆阅兵为叛逆之举;而后到民进党执政,角度变化,无 甚“反攻大陆”之辞,代之以“台湾独立”为口号,作为对抗棋子,故视大陆阅兵为“他国”欲以武力进犯之兆;如今国民党上台,迅速消除两岸对抗,故视大陆阅 兵为正常状况,所关切的也是看看如今共军的武器究竟是何进度——“看看”,也不过就是看看而已。

胡锦涛在天安门城楼上喊了三个“万岁”: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伟大的中国人民万岁。这 是新时代的“万岁万岁万万岁”,比较靠谱的是中国人民万岁。这个国家的人民,历史上大多数时期都遭遇战乱,并有无数先人死于战乱——几千年来唯有少数时期 不存在战争。历经数千年之野蛮专制,近代又屡遭劲敌侵略、军阀杀戮,也仍然没有灭亡种族,相反,中国人这“绵里针”的特性一直保存了下来,的确在各领域人 才辈出。即使生存土壤再恶劣,也还是枝繁叶茂,开辟了一片天地。即以六十年中的后三十年为例,仅党主稍稍还以经济之权,大陆就在表面上一改原貌。虽遗憾于 政治改革滞后,宪法常遭架空解构,腐败问题日趋严峻,群体事件此起彼伏,但毕竟难复毛泽东时代的天下杀尽之极权岁月了。

看这阅兵,大致表达了三层意思:第一,现在的军队,足可抵御外侵,也可平定内乱及革命。第二,这军队绝对服从于党, 暂无军头逐鹿之忧,“党指挥枪”的性质似已万世不易。虽然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周恩来等人严厉批评国民党军队没有实行国家化,但那比现在异见人士还要 具备民主气息的敢言思想毕竟已成过去,四十年代的《解放日报》到了2009年,报道标题竟已成了《我们为什么反对军队国家化》。第三,人民绝对服从党的领 导,四个基本原则仍然成立。年满十八岁的公民们尚且一片“红心”,至于那更易被组织起来的少年儿童,就更是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红领巾陷入一片 红色汪洋。

阅兵最后,五架最酷的空军飞机飞过天安门上空,划出五道红色直线。那坐在飞机里的,如今已是如假包换的85后女兵, 比我的年龄还小几岁。随后那90后的少儿,正如当年红卫兵一般,纷纷冲向护城桥,向胡锦涛招手,只差没举目前尚未出版的《胡锦涛选集》了。这一派热闹非 凡、激情无限之景,配上那时时变化的“科学发展”、“社会和谐”等主题大字,作为一个中国人,至少应该心潮起伏、连绵不绝吧,未曾想,为何我就是偏偏起伏 不起来呢?再回头看身旁的朋友,更不像话,居然“奇迹”般地睡着了。我有些奇怪地反问我们这种底层人:“喂,你们是不是不爱国?”

 

被统治者的恐惧惯性

其后,提着礼物探望一位70后女性朋友。朋友说:“我的孩子还小,他还没看过大阅兵呢。我告诉他,今天是我们祖国的 生日,六十周年了,难得啊。可他就是安静不下来,跳来跳去,烦得很。好不容易让他乖乖地看阅兵式,他却尽问我一些我回答不出来的奇怪问题。为什么坦克有带 子在下面?为什么那个战车是白色的?为什么这个战车这边有四个轮子,两边加起来就是八个轮子了,为什么偏偏是八个呢?”

也是,我们大陆的阅兵不像法国首都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阅兵,在他们那里,增进军民联系乃是最关键的内容。阅兵式后, 部队会在人群最集中的不同地点设置展台、展板,军人会为民众讲解军事常识,介绍军队生活,并向民众近距离展示武器装备,甚至孩子们在坦克与装甲车上爬上爬 下,也不会有警察迅速将其“拿下”。如今大陆军队兵种不断细分,我本来极感兴趣地想寻找陆军野战队的步兵在哪里,也竟未留意到,岂非对军事知之甚少?

朋友的心潮澎湃仍在惯性继续:“当时我看着这么强大的阵仗,这么多人集中在一起,还有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在,哎呀,会 不会有其它国家突然发射导弹打过来?”朋友很严肃地思考这一问题,虽然她绝不会有“临时起义”之忧。这倒让我想起1997年恢复行使香港主权之时的政权交 接仪式,当时一群军人突然整齐地抱起枪来,身边的七婶吓得大叫一声,赶紧用手遮住了眼。年仅十四岁的我问她:“你怎么了?”七婶拿开手盯着电视,双眼圆 瞪:“原来没打仗啊!”

武器这东西,宣扬国威,既对外也对内,先前惨痛教训不少,被统治者早已有了恐惧的惯性。如今这到处都是高端武器的时 代,所有的武器威力足以毁灭地球任何角落N次,更不必说屠杀一个个血肉之躯的普通人。因此,那武器究竟要如何使用,针对着谁,在“绝对服从”的死命令下, 人民如何避免让自己成为刀俎之鱼肉,这实在是值得研究的课题。

 

不能不对比于朝鲜

此次六十周年,继大阅兵后,又有历史罕见的焰火联欢晚会。对其一般批评意见,可归纳为:庆典劳民伤财,又扰民不便; 为保顺利,必强力消除异声;舆论集权,深度奴化民众。也有人将中国阅兵与全球最爱阅兵的朝鲜阅兵相提并论,并指出同一致命问题:阵势恢弘的背后是统治者的 心理恐惧。

如今阅兵,与1999年相隔十年,倒不如毛泽东时代一年搞一次那般成瘾,一搞就从1949年搞到1959年。诸位可 以想象那每一年中遭受迫害的右派和因饥饿死亡的人们,当他们看那威武雄壮的阅兵场面,心中究竟是自豪多呢,还是恐惧多?而今,看那所有集会几乎表达同一个 主题的朝鲜,又看我们这也差不多是相似主题的中国,是否有太多人只批判落后愚昧之朝鲜,又丝毫不警醒我们自身之忧虑,难道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除了激 素分泌旺盛以外,就不再具有任何忧患意识了?

朝鲜阅兵,开场曲一般是《金日成将军之歌》、《金正日将军之歌》。那立于万人之上的朝鲜国防委员会、人民武力部和劳 动党平壤市委员会,其实都不是主角,主角只有一个人——最高领袖。所有的歌声、文字、图案,都是表忠心,全场震天响的“万岁”,都只喊给一个领袖听,即使 喊“朝鲜万岁”,也等同于喊“领袖万岁”。一人即一国,乃极权皇帝之制。朝鲜虽然立了一个党,却完全由一个人超越其上,凌驾一切,这等铁血专制,真不知还 要苟延残喘到何年何月?如我这般的人,文章之中尚且对之憎恨至极,至于在私下,就不知已经狂骂过金氏独夫民贼多少次“狗日的”了。

诸位若视我为极端,尽可以在网上查阅《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宪法》,该宪法之露骨无耻,堪称一绝。宪法既已如此, 一切都要无条件效忠领袖也就变得法制化,其心有异者,杀无赦!如有追求所谓民主与自由者,尤其是那与美国式文明有染之徒,必惩之而后快。去年朝鲜六十周年 的平壤阅兵,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金永春甚至把这种铁律直接拿到阅兵式上诏告天下:美国敌视朝鲜,企图扼杀朝鲜,因此朝鲜军民必须提高警惕,严密注视美 国的动向。

大陆多少还是稍微“文艺”了一点点,虽然把《东方红》唱给毛泽东、把《春天的故事》唱给邓小平、把《走进新时代》唱 给江泽民、把N多美声唱腔之歌唱给胡锦涛,但至少今日党主发言,多是就中国的愿景表一些没什么意思可又非表不可的态,至少在表面上是自信的,这自信又不敌 对于世界其它强国,不是动不动就还跟你美国玩“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敌人亡我之心不死”那一套。

 

找寻关乎良心的答案

我对胡温二位,一向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恻隐之心。我总认为他们在高层体制内其实仍属相对的弱势,强人色彩已相对 锐减,所以若将太多专制制度恶疾,仅仅加诸于他们二位“出气筒”,实在不合现实。要力求他们说每一句话、办每一件事都有分寸,真的很难。唯一渴求的,仅仅 是希望他们少说错话、少办错事,仅此而已,除此无它。

一转眼,六十周年焰火联欢晚会几近结束。当谢霆锋等人高唱《大中国》时,胡锦涛在天安门城楼上跟各省一把手一一握 手,那意思明摆着,“各位手下,再见了,晚安”。他于此前所讲的“厉行节约,突出效果”、“不要层层庆祝”的话,看来是肯定兑现不了了。如今地方效仿中 央,跟得紧得很,别说省、市、区,就连一般街道和小镇也要破费不少钱来“隆重”一下,非逼得谁都要“普天同庆”一把,这游戏真是挡都挡不住。

仅以今天的天安门来看,刚刚过去的两台大戏,银子具体花了多少,虽有网民提出“希望管账先生出来交代一下”,可这数 字绝对颇为敏感(光是那两倍于奥运所用的烟花,就够你大开眼界),即使罕见地公布出来,也由不得人相信,更多人是压根不去较真。很多人说:这是应该的。也 有很多人说:想说不应该,都没地儿说去。就在这如同儿孙满堂却又贫富差异巨大的兄弟姐妹为母亲(抑或马仔无数却又境遇不一的大鱼小虾为老大)庆贺六十大寿 一样,如此精彩纷呈,却又只唱忠党爱国的红色歌曲的十月一日,就这样在零点钟声中结束了。

花团锦簇,红毯满地,整齐划一,气势恢弘,一片效忠,一片赞颂,一片欢腾,一片激昂……这派情景,早在张艺谋的电影 《满城尽带黄金甲》里一览无余。我们曾在那早已领会帝王之心的电影里看到,在金色的菊花、红色的地毯铺展上去之前,那地面分明已经冲洗过淋漓的鲜血,镇压 过自发的反抗。只是,面对如今这刚刚飘过的堂皇一景,在你我的记忆里,是否已在短短一瞬间就抹去了那鲜血的颜色、愤怒的呐喊?苍天可否赐予你我一个机会, 让我们回归到人的内心,来找寻这关乎良心的答案?在这2009年十月一日的夜幕下,多少人正处于深度失眠之中!有人为着激动不已,有人为着伤悲落寞,有人 为着今日此时,有人为着二十年前……

 

(作者为独立作家,1983年生于中国重庆,崛起于社会底层,业已奋笔六年)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24/09 12:12:49 PM
文章写得有盐有味。 --老乡